上海夜场招聘告诉你那些夜场的舞女
——-女孩的画面很是不堪

很多人只是听过“KTV公主”这个职业,大多数人对于这个职业很是不屑和轻视。
“公主”们到底是做什么工作的呢?今天上海夜场招聘就带你走进“公主”们的真实世界。
KTV公主小玲(化名):“其实我们就是服务员,很多人觉得这个职业不干净,不是什么正经的工作,只能说你们根本不了解这个行业,当然,有些小姐妹因为各种原因堕落了。”上海夜场招聘说:这是其中的一个KTV包房公主的自述:我家里原本六口人,生活还算安逸,不富裕,但是一家很幸福。自从爸爸在煤矿出了事,一切都变得艰难起来。老板欺负我们们孤儿寡母,就赔了两万块,就把我们打发走了。这些钱我们还要去还债,剩下的都给妈妈治病了。没办法,我只好促学打工打工。在这种艰苦的条件下,没能锻炼我的毅力,反而让我对金钱有了一种可怕的欲望。我无意中发现了一则上海夜场招聘启事,(招聘公关收入过万),,我当时就想挣钱,让妈妈过上好日子。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公关,我去上海夜场招聘面试了,上海夜场招聘的经理见我长得还可以,就答应让我试试看。说主要就是陪客人喝酒歌唱。
当天晚上,我就去上班了,特别穿了一件自以为狠漂亮的黑色裙子,上海夜场招聘的经理让我先在小姐房等。我一进小姐房,尽管做了点心里准备还是吓了一跳,里边的女孩衣着暴露,更有许多女孩都染头发,有几个胖女人还把腿翘到桌子上,抽着烟,开的玩笑也是不堪入耳。我发现自个真土,化妆差,这样的淡妆在夜总会昏暗的灯光下,像是没有化妆一样,我那件几十块钱买的裙子,显得很不上档次。后来客人来挑选女孩了,一连几轮下来我都没被选上。我彻底想放弃了。夜总会看到我这个样子样子,承诺一定帮我推荐给客人。后来他真来叫我了,把我带到一个包厢,里边做着一个35,6岁的男子,在抽烟。经理说:哥,这个小姑娘新来的,你觉得怎么样啊?
那男子看也没看就点了下头。我就坐下了,呆呆的。那歌男的指了指麦克说:唱个歌吧。但是我连点歌也不会,很难为情得说:这个怎样点啊?,他按了下铃,一个公主(服务员)进来了,教我怎样点歌。那公主走的时候还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我当时真的冤枉,我是真的不会啊。大概她是觉得我在装纯。后来,我唱了一首歌后,那个男的只是不停得喝酒,我怕他喝多了,还劝说他喝多了身体不好。那男的很奇怪得看看我,然后说了句:谢谢。
我不喜欢喝酒,可是在这里不喝酒意味着没有消费,公司根本不会给我提成,只能拿拿干台费,可我没有做过这行,上海夜场招聘告诉我这个潜规则就是:小姐是一定要很能喝酒的,KTV本来就是靠卖酒来提高销售业绩的,小姐要哄客人喝酒,最好让客人把要的酒统统快点喝完结账,小姐就可以去做下一档客人了。但我当时不懂啊,我就觉得喝酒伤身,有时候还傻傻乎乎的劝客人不要喝多了,别的小姐看到我这样劝客人,很气愤。有一次一个醉醺醺小姐还要打我,被经理看到了。从那时候起,我也开始拼命的喝酒,酒量还真的越来越大了。有一天,有一个50多岁男子点了我,他灌了我很多杯,不大一会儿。我开始有点晕晕的了,那老头就把手放在我大腿上。我本能的躲开了,他见我这种反应,就问我有没有兴趣跟他,他要包养我。还说是做房地产的,让我给他当秘书。我知道,在这样的地方,充满着谎言和欲望,便推辞了。老男子见我感冒,从上衣口袋里拿出来几张钞票,塞在我手里。说喜欢我这样的个性。
反正是小费,不要是傻子,我便笑纳了。还敬了他杯酒,说了一些奉承的话,老男人似乎很受用。不过也没有再乱摸我了,聊聊天而已。那天,这几个客人玩到很晚才走,我和那老男人(对了,人家称呼他张总)玩游戏也喝了很多酒,有点不舒服,想吐…这时候小雪进来了,大概是怕我吃亏吧。救火的终于来了!我让小雪先陪着张总,我到了洗手间狂吐,感受肠子都要吐出来了。等我回去的时候,客人早走了。和我一起的那两个女孩和客人走了。幸好小雪还在,她扶着我,跟我说刚那个张总问她要我的电话号码。我问给他没有,她说没有。后来我才知道,小雪还是把我出卖了…我昏昏沉沉的一直睡到了第二天中午,我起来一看屋子里一个人都没有,洗了个澡。
肚子有点饿了,正打算去吃点东西,这时候电话来了。是个陌生号码,接听,才知道原来是昨天那个张总。要请我出去玩,我问他怎么有我的电话。他说他给了小雪500块钱讨来的,原来是小雪出卖了我。。我很不高兴。。说我今天不舒服,改天吧,他也没说啥,就说让我注意身体。有时间找他玩。说实话,我真的很生气,小雪居然骗我。后来好长一段时间张总也没来找我,单身命运弄人,后来却是我求着他出卖了处女。想起来就心酸。原来人有时候真的抵不过命运。大概就这样过了几个月后,和我同一时间“下海”的两个小姐妹都开始出台。我想开了,在这样的场所,谁会相信你是干净的,到了这个场所好好把我青春,何必守身如玉呢?后来我也开始出台接客了(差不多平均一周一次)。我不知道为啥,我每月都会有15000左右的收入,就是攒不了钱,我不知道我的钱都花哪里了,那时候不用租房子,上海夜场招聘的妈咪供我们住房。
我一共做了2年小姐,也辗转了3,4个夜场场所(做这行在一个地方待得的时间不能太长,因为老面孔肯定让那些男人厌烦的,时间长了,也不可避免的得罪一些老客),在每个夜场里我算比较吃香的小姐,几乎每晚都有老客捧场,客人面前我是笑容可掬,落落大方,歌唱得动听,也很会说话,哄得那些男人都很高兴。上海夜场招聘告诉我们当然时间久了也能找到几个真心喜欢我的男人其中有一个60多岁的老头,但是我和他是清白的。那是我下海的第二天,我陪的他,也许是缘分把,他很喜欢我,从此,他就经常和朋友来夜总会找我,只是歌唱而已,每次唱完,都会给我许多钱。从没有对我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也没有要求我陪他过夜。
作者;上海夜场招聘英爱国际酒店